藝術家 首頁 / 藝術家 / 顧重光
一九六○年代中期以來,顧重光便是臺灣現代畫壇受矚目的重要參與者,從學生時期帶著強烈存在主義色彩的半抽象作品,到一九七七年之前,他以一種奔放、狂飆的抽象風格,被稱為「一支尖銳的現代的箭」,衝擊著現代畫壇一雙雙注目凝視的眼睛。之後,他大幅度的轉向精細寫實的路向,更引發畫壇極大的爭議與質疑。八○年代中期之後,他儼然已是現代畫壇重要的領導者,經常帶領著臺灣現代藝術的一批批工作者,包括油畫、版畫、水墨等等不同媒材的創作者,往來交流於中國大陸、香港、韓國、日本與東南亞等國畫壇。
1965年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、1970年中國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畢業。曾任中原大學、東海大學建築系副教授、中華民國版畫學會理事長、國際造型藝術家協會中華民國代表、台灣現代藝術家聯盟會長。多次個展、聯展。曾榮獲香港國際繪畫沙龍銅牌獎、西班牙伊比薩國際雙年展收藏獎、師範大學畢業美展油畫第一名、中國畫學會金爵獎、中興文藝獎章、中國文藝學會繪畫獎章。
顧重光先生可說是一位早熟型的藝術家,在四十年的創作中多次大膽地,甚至兩極化地改變畫風。六○年代起步時他追求油畫技巧上的創新,嘗試以中國文字入畫,漸漸發展出類似歐美抒情抽象中筆勢繪畫的風格,以西畫中可運用的材料來表現中國的書法,「燻煙」更是他這個時期的重要語彙。七○年代出現了「照相寫實主義」,將青花陶盤、水果、花卉等照相放大, 再以細膩的油畫技巧表現其堅硬、平順、光滑且巨細靡遺的面象。作品也為國立歷史博物館、台北市立美術館、台灣省立美術館、巴西聖保羅雙年展基金會、韓國國立現代美術館、日本橫濱市民美術館、上海市美術館、高雄市美術館等地收藏。
邁進二十一世紀,顧重光開發了新的材料,運用複製與裱貼的技法,以韓紙、水墨與中國年畫,他細緻含蓄的描繪方式,集東西方形式與意境之大成,成就了他不同於其他中壯輩畫家的藝術風格與特色,並倡導以新東方主義,共促亞洲在新世紀崛起,成為亞洲藝術家共同的理想。

一九六四年以前的半抽象時期。作品中有許多是對人的關心,帶著存在主義的色彩,畫面色調較為黯淡,時常有大量的黑、紅,和金黃,給人一種神秘、遙遠的想像。
一九六五年至一九六八年,是一個以綜合媒材表現為手法的抽象時期。除了採取大量的裱貼紙配合油彩創作外,更加入獨創的燻煙技法,形成一種朦朧、蒼樸如水墨般的效果。
一九六九年至一九七二年的符號抽象時期。首先是集中在一九六九年的一批結合絹印與油彩的作品,在畫面上呈顯一些傳統版印的圖像,和一些文字般的非文字符號加以並置,並以平塗的色彩區隔構成,顯然受到普普畫風的一定影響與啟發。
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七年的書寫抽象時期。這個時期的作品,放棄符號的暗示與構成,採取強勁激動的直線書寫,造成一種極具動感與力量的抽象構成。
一九七七年至一九九七年將近二十多年的精細寫實時期。其中有幾個系列的進行,彼此重疊發展,包括:
1. 一九七七年至八○年間的鄉土系列,是一些磚造的老房子和具本土特色的水果。
2. 一九八一年至八三年的澎湖老屋系列。
3. 一九八二年至九五年間的花果系列。
4. 一九八六年至八八年間的迷彩水果與磁盤系列。
5. 一九八九年至九二年間的絲路系列。
6. 一九九一年至九四年間的磁盤與水果系列。
7. 一九九七年至九九年間的對位系列,將油彩寫實的水果與水墨趣味的古畫水果或傳統版印圖像並置。
參雜在精細寫實期間的一九八七年以迄二○○一年間,則進行著一批以韓紙裱貼為主要手法的抽象構成時期。
<上一位藝術家 || 下一位藝術家>